快捷搜索:  

“黑金”,操控米国政治的“钞能力”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郑可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伊文】“议员们(men)会投票治愈美国民主制度中的(de)‘黑金(来源不明的(de)政治捐款)毒瘤’,还是(shi)会成为阻碍,让这一疾病扩散到无法控制的(de)地步?”9月22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就一项关于披露竞选资金来源的(de)法案进行表决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发出这样的(de)呼吁。不出所料,在政治两极分化的(de)美国,这项法案并未获得通过。不过值得注意的(de)是(shi),尽管民主党一直要求限制“黑金”对(dui)美国政治的(de)影响,但该党却在吸引“黑金”方面和共和党进行竞赛。虽然利用“中央枢纽”向庞大网络输送“黑金”是(shi)共和党金主科赫兄弟的(de)首创,然而左派人(ren)士却将其“发扬光大”。美国政客一直声称,美国选举是(shi)“一人(ren)一票的(de)民主政治”,真实情况却是(shi)富人(ren)利用金钱对(dui)社会的(de)方方面面进行影响和操控。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即将到来,就连美国政客也担心,“黑金”的(de)泛滥将引发“危害民主的(de)海啸”。

民主党是(shi)2020年大选“黑金”的(de)最大获益者

美国参议院9月22日投票表决的(de)法案,要求两党的(de)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和其他(ta)组织,披露在选举周期内向它(ta)们(men)捐赠1万美元及以上资金“金主”的(de)身份。为力促该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拜登9月20日发表了精心准备的(de)演讲,称“黑金”在美国选举中暗潮汹涌,而“阳光是(shi)最好(hao)的(de)消毒剂”。

不过拜登所谓的(de)“阳光”并未“照进”民主党在暗处的(de)政治活动,更不用说共和党了。民主党实际上是(shi)2020年大选“黑金”的(de)最大受益者。《纽约时报》等媒体披露,在两年前的(de)大选中,与民主党结盟的(de)15个政治上最为活跃的(de)非营利性组织总计支出超过15亿美元,而与共和党结盟的(de)15个最活跃组织总支出不到9亿美元。两个致力于帮助拜登竞选的(de)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获得了3750万美元“黑金”,而支持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de)主要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则从非营利性组织处获得2030万美元。

“最精通这种(通过‘黑金’影响大选)技巧的(de)是(shi)‘1630基金’”,《纽约时报》、“政治新闻(xinwen)网”等美媒称,2020年,“1630基金”募集了4.1亿美元资金,用以帮助民主党击败特朗普并赢得参议院的(de)控制权。虽然该组织并未向外透露其捐赠者的(de)身份,但eBay创始人(ren)、亿万富翁奥米迪亚表示,他(ta)个人(ren)以及所控基金会向“1630基金”捐款4500万美元。一个受到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支持的(de)基金会则称,向“1630基金”捐款1700万美元。瑞士亿万富翁汉斯约格·怀斯的(de)非营利性组织近年来也向“1630基金”捐赠1.35亿美元。

2020年,“1630基金”将筹集到的(de)资金分发给200多个组织,发布广告攻击特朗普及部分共和党参议员,动员选民投票。这一年,该基金的(de)最大单笔开支1.29亿美元给了“美国投票”组织,该组织旨在推动选民登记和投票,也同其他(ta)左派政治团体开展合作。此外,“1630基金”曾向支持拜登和民主党人(ren)的(de)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大笔捐款。

值得注意的(de)是(shi),“1630基金”只是(shi)美国左派“黑金”组织中的(de)一个,由名为“阿拉贝拉顾问”的(de)咨询公司(gongsi)(gongsi)管理,而该公司(gongsi)(gongsi)是(shi)美国政治自由主义“黑金”组织网络的(de)中心,孵化了霍普韦尔基金等团体。这些团体一直活跃在反对(dui)特朗普政府的(de)各种行动中。2020年,“阿拉贝拉顾问”的(de)总支出达到近12亿美元。

流入司法领域

虽然民主党赢得了美国2020年大选,但美媒报道显示,大选后,保守派“黑金”组织筹集大量资金用以质疑大选结果的(de)活动。虽然在2020年大选中,民主党在利用“黑金”方面胜过共和党,但其实在过去多年,共和党才是(shi)该领域的(de)“佼佼者”。有观点认为,是(shi)共和党“金主”科赫兄弟首创了利用“中央枢纽”向庞大网络输送“黑金”的(de)方法,然而美国左派却将这种战术进一步优化,减少了重复,增加了协同,使得外界更难追踪到原始捐赠人(ren)的(de)身份。

共和党利用“黑金”影响政治的(de)“战绩”之一就是(shi)不断加强最高法院的(de)保守色彩。在这一过程中,共和党人(ren)里奥“居功至伟”,今年8月引发广泛关注的(de)16亿美元“黑金”就是(shi)捐给他(ta)所管理的(de)非营利性组织“大理石自由信托”的(de)。这是(shi)史上最大的(de)单笔“黑金”捐赠。

据美媒报道,和里奥关系密切的(de)保守派组织“司法危机网络”(JCN)从匿名捐赠者处获得数千万美元,用以反对(dui)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提名加兰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拜登提名杰克逊为最高法院大法官。JCN还采取措施帮助戈萨奇、卡瓦诺以及巴雷特当选最高法院大法官,进而打造了几十年来最为保守的(de)美国最高法院,而这进一步导致最高法院6月做出几十年来最具政治敏感性的(de)裁决之一——推翻“罗诉韦德案”,裁定女性堕胎并非宪法赋予的(de)权利。

虽然里奥曾被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称为“世界上第三位最有权力的(de)人(ren)”,然而绝大多数美国人(ren)却没有听说过他(ta)。英国《卫报》称,与里奥有关系的(de)组织在2020年成为募集“黑金”的(de)重要力量,它(ta)们(men)花费1.22亿美元用于激励保守主义大本营。他(ta)还与保守派组织“85基金”关系密切,该基金推出“诚实选举项目”,该项目被指从“黑金”组织“美国优先政策”获取480万美元捐赠,用以推广共和党提倡的(de)“防止选举欺诈措施”。

里奥所管理的(de)“大理石自由信托”已经发放近2.5亿美元用于推动保守派法官的(de)任命,该机构还有超过10亿美元可以用于资助里奥的(de)其他(ta)政治事业,包括帮助共和党人(ren)在今年中期选举和2024年大选中增加支持。此外,2020年,他(ta)和其他(ta)人(ren)以“阿拉贝拉顾问”公司(gongsi)(gongsi)为模板,创立名为“创意反应概念”的(de)顾问公司(gongsi)(gongsi)。莱奥表示,“阿拉贝拉顾问”及其所属非营利性组织为左派的(de)政治议程提供了超强火力,“我(wo)们(men)相信,我(wo)们(men)的(de)企业(qiye)能够为保守主义事业做同样的(de)事情。”

教育、医疗也被“染指”

美国监督组织“公开的(de)秘密”表示,除了2020年大选,佐治亚等州的(de)参议员竞选,同样吸引了大量“黑金”。

“黑金”其实已经影响美国社会的(de)各个方面。据非营利性组织“真相大白”披露,“黑金”组织“自由母亲”对(dui)今年佛州的(de)学校董事会竞选进行干预。美国《新闻(xinwen)周刊》称,该组织声称它(ta)在学校里为家长争取权利,并与所谓的(de)“觉醒”左翼运动进行斗争。该组织在教育立法方面取得胜利,包括佛州通过立法,限制教师向小学生讲述关于种族和性别的(de)内容。

另据“政治新闻(xinwen)网”2019年披露,一个自称为“医患团结”的(de)“黑金”组织花了近3000万美元在科罗拉多等多个州发起活动,旨在阻止一项重要国会立法,该立法将使医院和医生更难向患者开出巨额、出乎意料的(de)账单。多名消息人(ren)士表示,医生人(ren)力资源公司(gongsi)(gongsi)“设(she)想医疗”和“团队(tuandui)(dui)健康”是(shi)“医患团结”的(de)捐赠者。这两家公司(gongsi)(gongsi)此前都被指控将本应免费的(de)医疗费用转嫁给患者。

富人(ren)用钱“淹没”民众呼声

在“黑金”横流的(de)美国政治历史中,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的(de)一项裁决是(shi)一道分水岭。据美媒报道,2010年之前,按照美国法律,为某候选人(ren)助选的(de)政治行动委员会不得接受公司(gongsi)(gongsi)和工会捐款;在接受个人(ren)政治捐款时,每人(ren)的(de)年捐款额不得超过5000美元。不过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允许法人(ren)实体和工会花费无限制的(de)资金来宣传或攻击某名候选人(ren)。

2010年的(de)裁决催生了“黑金”组织和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所谓“黑金”,并没有明确的(de)法律定义,然而舆论普遍认为,这是(shi)指通过企业(qiye)、非营利性组织以及其他(ta)组织捐赠的(de)匿名政治捐款。非营利性组织不用遵守政党或竞选活动所必须遵守的(de)透明规则和捐款限额,同时它(ta)们(men)可以为许多类似的(de)活动提供支持。通过向非营利性组织捐款,并由这些组织将资金分发给不同的(de)政治团体,“金主们(men)”既可以隐藏真实身份,又可以获得税收优惠。

路透社等媒体称,根据联邦法律,与候选人(ren)不同,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可以筹集和花费无限制的(de)资金。理论上,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要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报告其筹款和支出情况,但当涉及“黑金”组织的(de)捐款时,这种透明度就被削弱了,因为“黑金”组织所接受的(de)捐款本来就是(shi)匿名的(de),很多向此类组织捐款的(de)还是(shi)空壳公司(gongsi)(gongsi)。

有观点认为,2010年之后,“黑金”便成为美国选举中的(de)“统治性力量”。《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称,2010年以来,企业(qiye)和超级富豪通过“黑金”组织在选举周期中支出的(de)资金数额急剧上升。2008年至2016年,企业(qiye)和其他(ta)外部团体的(de)竞选支出增加近900%。2020年,选举支出总额为144亿美元,高于2018年的(de)57亿美元。

美国政府监督组织竞选法律中心表示,美国最高法院的(de)上述裁决使得美国富有的(de)特殊利益集团可以利用“钞能力”来“淹没”民众的(de)呼声。8月的(de)一项民调显示,72%的(de)美国人(ren)表示民主受到了威胁,而“金钱对(dui)政治的(de)影响”是(shi)最令人(ren)担忧的(de)问题之一。有专家表示,“黑金”对(dui)美国政治的(de)影响,导致包括枪支暴力等在内的(de)很多社会问题难以解决。

美国能否摆脱“黑金”的(de)影响?广播节目“交易场”的(de)成员金伯莉·亚当斯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很快发生。在联邦层面,民主党力推的(de)披露法案没有通过;在州一级,俄勒冈州、弗吉尼亚州、蒙大拿州最近都在尝试推动竞选资金改革,但基本都失败了。一些州还通过法律,防止政府机构要求非政府组织进一步披露更多信息。

民主党虽然不断立法,希望限制“黑金”对(dui)选举等的(de)影响,然而《纽约时报》等美媒认为,该党在“黑金”问题上十分虚伪,一边严厉谴责共和党利用“黑金”,一边采取措施吸引更多“黑金”。《赫芬邮报》认为,民主党人(ren)之所以不断力推披露法案,是(shi)因为他(ta)们(men)认为金钱对(dui)政治的(de)腐蚀影响,是(shi)巩固他(ta)们(men)基础选民并具有强大跨党派吸引力的(de)问题。

共和党则一直反对(dui)民主党的(de)披露法案。共和党大佬麦康奈尔批评该法案是(shi)“对(dui)(宪法)第一修正案的(de)侮辱”。里奥此前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利用“黑金”达到政治目的(de),美国政治历来如此。“让我(wo)们(men)记住,在这个国家,废奴运动、妇女选举权运动、独立战争、早期的(de)劳工运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de)民权运动都是(shi)由非常富有的(de)人(ren)推动的(de),而且通常是(shi)由选择匿名的(de)富人(ren)推动的(de)。我(wo)认为这是(shi)件好(hao)事。” 【编辑:孙静波】

文旅部拟规定:网上演唱会等应先取得经营许可证

口腔种植体集采即将开展 多家上市公司(gongsi)(gongsi)积极回应

泽连斯基:乌克兰已从美国获得了先进的(de)防空系统

韩美首脑会谈落空、发言失礼致尹锡悦好(hao)评率下滑

赌上英国国运?特拉斯政府启动大规模减税计划

美媒:今年以来已有超22万美国人(ren)死于新冠病毒

郑艺:让人(ren)民过上更好(hao)生活是(shi)中国政府奋斗目标

只此青绿,中国“双碳”雄心背后的(de)山河梦

“想一下”就能解密?“特朗普解密法”共和党内引争议

那些失眠的(de)年轻人(ren),长期熬夜会怎样?

克宫:“部分动员期间将征召100万人(ren)”是(shi)谎言

秋分日 丰收节 正是(shi)一年最美时

“栓Q”被小学生写进作文 网络流行语会影响规范表达吗

躲过雪糕刺客却没躲过酸奶土匪?你(ni)会为高价酸奶买单吗

充29.9元得100元话费?多个App存在消费陷阱

今日秋分丨恰是(shi)人(ren)间好(hao)时节

小岛康誉:“精绝国”是(shi)如何重见天日的(de)?

空间站与“卡脖子”,中国在警醒中争取“逆袭”

黑金,废奴运动,1630基金,医患,纽约时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746人留言! 共有:746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李梓晟 说: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
王乙署 说: 写得好,必须顶
李佳倩 说: 坚持就是胜利
王君瑾 说: 来生还做中国人
王思栋 说: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加载中......
发表评论